学术消息

学术消息

讲座回顾 | 王宇:Time or Money? The gendered effect of relative working hours and economic dependency on the unpaid care work in urban China

2020.11.25文:社会与人口学院图:社会与人口学院

2020年11月25日中午12:00-13:30,人口学系刘铮系列学术讲座暨严肃的人口学八卦青年沙龙在线上成功举办。昆山杜克大学社会学助理教授王宇在腾讯会议进行了精彩的线上学术讲座,讲座主题为“Time or Money? The gendered effect of relative working hours and economic dependency on the unpaid care work in urban China (时间亦或是金钱?相对工作时间和经济资源对城市男女照料家人时间的差异性研究)”。本次讲座由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吕利丹副教授主持,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人口学院及其他国内外院校相关专业的近百名师生听取了报告并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学习。

王宇博士的研究缘起于疫情期间的封城封校经历,出于疫情管控的目的而暂时关闭大中小学院校及幼儿园,某种意义上这加重了家庭的照料负担,并可能影响到家庭内部分工的决策变化。王宇博士的这项研究则主要从性别视角来理解家庭内部照料及其分工的差异。

首先,王宇博士对无酬劳照料工作的相关研究背景及中国社会转型下家庭照料的变化进行了简单的介绍。传统的照料劳动性别分工中,女性一般会承担更多的家庭照料责任,并且其参与的照料劳动强度也更大,在照料劳动类型上女性更多承担日常的诸如烧饭、洗衣等家务,但男性则更偏向于非日常性的工作如整理花园、修理家具等。家庭照料工作不仅需要付出体力上的劳动,还需要更多的情感投入,而这些家务所体现的女性或非女性的气质也更加固化这种承担家务工作的性别差异。在当前中国的环境下,剧烈的社会变化对家庭内部的照料服务的分工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中国的社会转型过程中,单位制度的解体弱化了国家对家庭的支持功能,家庭照料的责任逐渐回归家庭本身。而父权传统的重新崛起和新自由主义思想的兴起也提供了更大的外力推动女性回归家庭。但是,也有家庭内部分工性别差异缩小的变化,比如相比于年老一代,年轻一代的男性更多地参与到照料劳动中去,尤其是抚育孩子相关的照料工作。另外也有一些研究表明,女性与男性的就业状态、收入对家庭内无偿的照料工作和时长相关,虽然有偿工作可能会压缩参与照料劳动的时间,但一些经济独立的女性反而更可能通过做更多的家务来弥补家庭缺失。

王宇博士的这项研究并不局限于个人决定因素,而是从夫妻之间的相对权力来分析家庭内的性别分工,并考察公共领域(public sphere),即就业状况,是如何影响家庭分工及性别不平等的。王宇博士提出了三个研究问题:(1)夫妻相对的经济资源如何影响家庭照料时间?(2)夫妻相对工作时间和相对超长工作状态(每周工作超过44小时)如何影响家庭照料时间?(3)夫妻的相对权力对家庭照料时间的影响是否会因孩子数量、父母年龄不同而有所差异?

王宇博士利用2010年中国家庭追踪调查(CFPS,2010)数据,对研究问题进行了检验。研究结果发现,对于妻子来说,家庭照料的时间可以由配偶之间的相对带薪工作时间来解释,即如果丈夫的工作时间比妻子长,妻子投入到照料工作的时间也会迅速增加,而男性在家庭无偿照料工作中投入的时间则与夫妻相对工作时长并没有显著的关系。也就是说,女性更可能因为夫妻的相对工作状态而对自己的时间进行重新分配,但男性则更倾向于有偿工作优先。性别差异在有孩子的家庭中表现更明显,有相对超长工作状态的妻子往往也会通过更多的照料工作来弥补自己在扮演传统家庭中女性角色上的不足。

讲座结束后,王宇博士与参会师生就“配偶受教育程度与对孩子照料的关注的关系”、“父母健康状况的影响”以及“工作时长界定和讨论”等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在此次沙龙中,师生们了解了家庭内部性别分工及性别不平等的相关知识,对中国社会转型背景下夫妻权力如何影响家庭内性别分工问题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对师生们更深入、全面研究婚姻家庭、性别不平等等问题提供了新的思路和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