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人大沙龙·藏区东部的历史与可能性研讨会成功召开

2017.04.06文:社会与人口学院图:社会与人口学院

2017年3月29日下午,由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社会转型与社会治理研究中心主办,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社会学系承办的社会研究与治理沙龙“藏区东部的历史与可能性研讨会”在科研楼212会议室成功召开。在现代民族国家逐渐走向成熟的背景下,在多元统一的格局下,少数民族如何存在以及未来出路的问题开始被关注,藏区以其独特的族群性和宗教文化更是成为讨论的焦点。研讨会邀请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郑少雄博士主讲,他基于藏族作家阿来的几部小说探讨藏区东部的历史与未来的可能性。社会转型与法治研究中心以及社会与人口学院社会学系的老师们参加了本次会议,共同参与到藏区问题与人类学方法论的讨论中,碰撞出了激烈的思想火花,现场气氛十分热烈。

下午4点会议正式开始,由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张慧老师主持。张慧老师首先代表主办方欢迎郑少雄老师的到来,对本次会议主题的背景以及郑老师的研究方向做了简单的介绍,之后由郑少雄老师开始发言。



郑老师在正式切入主题之前介绍了这项研究的必要性和重要性:目前西藏和藏民被“符号化”了,仿佛西藏就是一个独立的时间和空间的结合体,在讨论西藏时并不需要讨论历史。而郑老师的研究以历史人类学的视角探寻西藏历史,是对之前研究的补充,是创新的尝试。同时选择康区(藏区东部)作为关注的重点不仅关注了藏区的多样性,而且它作为政府力量、宗教信仰、地方土司的制衡区,作为沟通藏区内外的“走廊”,有其政治独特性。而将阿来的作品作为主要研究对象是因为其中的“现实关注”,阿来作为藏区边缘的嘉绒人作家,通过多种文体实践对藏东地区的生活面貌和藏人的精神世界进行了民族志式的探索。

作为一种新的人类学方法论,郑老师详细介绍了以小说探讨历史的合法性。首先从学科发展来看,后现代人类学对自身的方法论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关注到了田野调查的“真实性”问题,对文学作品有了重新的认识:文学文本有时比民族志更可信。其次,在文学社会学领域中,一直存在对现实主义传统的关注,认为理解文学作品必须关照社会和历史事实。同时也存在将经典作家视为人类学家,将小说视为民族志的例子,冯珠娣在《饕餮之欲》中、理查德·汉德勒在《简奥斯丁和文化的虚构》中都将文学文本作为分析的对象,所以运用人类学方法解读文学作品是完全可行的。



郑少雄老师的研究主要基于藏族作家阿来的《格萨尔王》、《瞻对》、《尘埃落定》、《空山》几部小说,它们揭示了本民族精英的区域观念、族群意识和历史建构:从空间感来看藏族地区经历了佛教中的“四方四天子”模式、东西摆钟模式、最后成为向着毛主席的方向;从时间感来看经历了“循环时间”到“线性时间”的变化,这是受汉人影响的结果。作品中的历史记忆也可以分为口传及“田野工作”、汉文档为主、虚构几类,不同的历史记忆反映了不同时期的族群意识。

从历史人类学的角度对阿来的作品进行分析,郑老师发现西藏的历史能为今日现代民族国家的发展提供可能性。反对宗教是因为世俗化的影响,希望消除差异是现代民族国家的取向,但是这些都是外人对边疆族群的想象,没有考虑到当地的经济、生产发展和社会结构的转型。藏族在现代民族国家的进程中遭遇了时间及空间的双重转型,我们应处理的是族群问题,而不是文明问题。当今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的核心是多元一体,达到“一体”效果是一定的 ,问题就在于如何“多元”,也许我们可以借鉴历史上藏区的发展模式,更多的借助本土力量和文明的交流来理解本土问题、处理本土事务。

郑老师的研究激发了在场老师同学的浓厚兴趣,双方进行了热烈的讨论。王水雄老师认为郑老师的方法代表了人类学方法的前沿、是一种新的探索和尝试,但应更注意阐述清楚作者与阿来、阿来与藏人之间观点的界定和区分。会议还吸引到了很多校内外的藏族同学,他们结合自身生活经验与思考,与郑老师展开了深入的思想交流,郑老师指出现在的民族分类固然存在不足,但是不同民族之间的边界其实没有那么模糊,文明的交流是现代民族国家一种可能的出路。

最后,在大家意犹未尽的气氛之中本次“藏区东部的历史与可能性”研讨会圆满结束。